您現在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>> 法治 >> 法治聚焦
法網如何攔住高空墜物?
發布日期 : 2019-07-10 15:21:31 文章來源 : 南方日報

  19年前,重慶男子郝某被一個從天而降的煙灰缸砸傷,因找不到責任人,他將事發地樓上的24戶居民全部告上法庭。這起案件被一些學者稱為“高空墜物第一案”,也被認為推動了高空拋物的“連坐”立法實施。

  如今,高空墜物的損害賠償早已在侵權責任法第十一章明確,情況嚴重時甚至將觸犯刑法,但相關爭議并未止息,類似案件仍頻頻發生。法律之網要如何攔住高空墜物?司法實踐中面臨哪些難題?多名專家指出,在大多數案件無法找出肇事者的情況下,不僅要所有住戶為肇事者的違法行為買單,刑事追責更無從談起,這是高空墜物案“最大的痛”。

  無法找到責任人?

  ——“全樓連坐”成普適選擇

  無論檢索新聞報道,還是相關裁判文書網站,近年發生的高空墜物事件中,能直接找到責任人的并不多見。7月6日,深圳龍華6歲女童被砸案發生后,警方將涉案瓶子作為物證提取,并對涉事大樓住戶進行了指紋采樣。

  這樣的處理方式,是大多數同類案件都經歷過的程序。“我認為現行法律對高空墜物的規定,不能說不明確。”廣東廣信君達律師事務所律師王亞飛介紹,根據侵權責任法規定,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,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,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,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。

  這一規定被法律從業者戲稱為“連坐”。隨著高空墜物致人傷亡案的頻發,無法確認肇事者時,受害者家屬起訴整棟樓業主,似乎成了普遍的解決方式。郝某被砸案中,重慶渝中法院認為,除了搬離的兩名住戶,其他住戶均不能排除嫌疑,根據過錯推定原則,22個住戶分擔賠償責任。22名被告不服上訴。2002年6月3日,重慶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。

  一直以來,“全樓連坐”在學界都伴隨著各種爭議。一些觀點認為,“全樓連坐”應是一種最后的、迫不得已的手段,不能當作范例,否則會使高空拋物的違法者抱有僥幸心理,企圖成為“漏網之魚”逃避法律制裁,更不足以引起一些人的警醒,高空墜物案還會繼續高發。

  不過,省政協委員、北京市岳成(廣州)律師事務所主任王靜巍認為,一般情況下,民事案件“誰主張誰舉證”,高空墜物案取證困難,如果要求受害人提供充分的證據來證實自己的主張,其遭受的損失往往難以得到賠償,不利于受害人權益的保護。法律將舉證責任倒置給被告,是對處于弱勢地位的原告一種特殊救濟。“按照法律規定,戶主也可以舉證證明自己不存在侵害的可能性,‘全樓連坐’正體現了民法的公平責任原則。”

  “更好的辦法當然是找到侵權人,但找不到人的情況下,應有一個普適的選擇。”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認為,從民事法律角度來說,基于實際情況,“連帶補償”是目前的一種最優解。

  打贏官司賠償難?

  ——被告眾多難執行

  在侵權責任法上,雖然原告得到了特殊保護,但“全樓連坐”涉及被告眾多,打贏官司后,如何拿到賠償也是難題。

  去年7月,21歲的小李在深圳寶安被從天而降的石塊砸中頭部,后不治身亡,由于無法找到肇事者,小李的家人將90多名住戶告上法庭。深圳寶安法院一審判定,由這些住戶中的60多人承擔近40萬元的賠償責任,其余住戶因有證據證明事發時不在建筑物內或不存在加害條件,無需對受害人家屬賠償。

  不過,記者從寶安法院了解到,該案由于被告人數太多,法院對部分住戶采用了公告送達方式,一審判決后,又有住戶向法院聲稱事發時不在現場,目前,這一案件正在上訴階段。這意味著,小李家人想拿到賠償,需經過新一輪的訴訟,然后才能進入執行程序。而“高空墜物第一案”中的受害人郝某,在判決生效的12年里,只收到3名被告不到2萬元的賠償,曾一時引起廣泛關注。

  “平均分配到各戶賠償,這樣的結果很多業主并不理解,心里也不認同,多少會覺得自己有點‘冤’。”王亞飛表示,這樣的心態導致業主們對履行判決持消極態度,再加上涉案人數眾多,實際執行起來會面臨各種各樣的困難,判決的履行拖成了“馬拉松”,反而不能讓受害人及時獲賠。

  深圳市律協宣傳工委副主任顏宇丹還指出,高空墜物案賠償額較高,即使受害方知道具體責任人,但考慮到一戶的賠償能力有限,樓上的住戶只要不能自證清白都需承擔賠償責任,反而可能故意不告知辦案機關,從而引發道德風險。深圳市律協宣傳工委委員余剛建議,應積極推行高樓責任保險制度,讓更多社會力量參與,解決賠償能力不足問題。

  刑責無從追究?

  ——實際責任人難尋

  高空墜物、拋物不僅涉及到民事賠償,也有可能使行為人承擔刑事責任。王靜巍介紹,從主觀意識來區分,高空墜物屬于過失和意外,拋物一般存在故意成分,兩者的法律責任并不相同。過失墜物,可能觸犯過失致人死亡罪,故意拋物,則可能觸犯故意傷害罪、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。

  近年來,“熊孩子”高空拋物惹事現象也曾多次發生。王靜巍表示,未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,按我國刑法規定,不承擔刑事責任,但應責令其家長或監護人加以管教。滿14周歲、不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高空擲物,故意傷害致人重傷、死亡的,則應追究其刑事責任。不過,未成年人行為造成的民事侵權責任,均應由其監護人承擔。

  “我們受理的高空墜物案,大多都無法找到責任人。”廣州法院一名法官告訴南方日報記者,刑法與民法的理念完全不同,找不到實際責任人,就無從追究刑事責任,因此最后只能進行民事賠償。

  “這類案件動輒牽涉到幾十戶甚至上百戶人,偵查機關很難調查出結果,周邊環境的復雜,以及取證過程的艱難,都導致了難以偵辦成刑案。”朱巍說,如果能找到具體的責任人,即便故意拋物行為沒傷害到他人,也可以采取強制措施。

  一些觀點認為,偵查機關考慮到法律中對于損失分攤的補償性規定,可能會影響辦案的積極性,因此應進一步提高偵查手段和效率。深圳市物業管理協會常年法律顧問劉長森則建議,應適當增加針對高空拋物的監控設備,一方面有助于事后確定侵權人,另一方面對高空拋物有心理上的震懾作用,有利于減少這類事件的發生。

  監管存在空白?

  ——私人窗臺不在管理范圍

  記者了解到,高空墜物事件的管理和防范,在具體規定上也存在空白。王亞飛介紹,城市管理執法部門雖然對戶外廣告牌有監管權限,但對于市民自家的窗臺卻無權監督,小區的公有部分歸物業管理維護,但個人專有部分由業主或實際使用人負責,因此,事前防范成了難題。

  此前,深圳發布了《深圳市房屋安全管理辦法》,明確深圳正常使用的建筑幕墻至少每6個月進行一次例行安全檢查;建筑幕墻竣工驗收或者交付使用后,原則上每10年進行一次安全性鑒定。雖然文件對幕墻等作出了詳細規定,不過,業主的窗臺并不在住建部門的監管職能范圍之內。

  有法律人士指出,結合目前房屋安全管理方面的嚴峻形勢,應盡快進行立法,讓政府公權力適度介入房屋安全管理活動,不僅要對房屋定期檢查、強制檢測鑒定、強制維修維護,還可對公民私權作出適當限制,要求產權人排除危險,如果產權人不予配合,政府部門可代為維修或排除危險。

  對此,劉長森也建議,政府部門除了制定房屋安全定期強制檢測制度,組織專業力量定期對高層建筑外窗進行抽查檢測,還可將每年3月的最后一個星期日設立為房屋安全宣傳日,提升全社會對房屋安全的重視程度。“專有部分房屋安全通過地方立法建立代維修和強制排除危險制度,應爭取在未來幾年落地。”


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,嚴禁轉載。 承辦單位: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
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68-2289965 舉報郵箱:gdczsjb@126.com
電話:86-768-2289965 傳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
版權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
粵ICP備13030909-1號 公安網站備案號:4451013011048
网易彩票 广东省 | 苏尼特左旗 | 宁乡县 | 蓬溪县 | SHOW | 兴山县 | 平舆县 | 江永县 | 应城市 | 即墨市 | 太仓市 | 江华 | 伊通 | 晋州市 | 娄底市 | 巩留县 | 卢湾区 | 古蔺县 | 高阳县 | 长宁区 | 沙洋县 | 白玉县 | 开远市 | 申扎县 | 都匀市 | 隆子县 | 永德县 | 桐城市 | 隆林 | 行唐县 | 江门市 | 拜泉县 | 永寿县 | 呼和浩特市 | 中卫市 | 镇江市 | 衡阳县 | 和政县 | 都兰县 | 尼玛县 | 新兴县 | 谷城县 | 固阳县 | 聂荣县 | 宁阳县 | 黑山县 | 壤塘县 | 宜黄县 | 瓦房店市 | 钦州市 | 浦北县 | 巨野县 | 庄浪县 | 克什克腾旗 | 车致 | 咸宁市 | 祁东县 | 昭苏县 | 庆阳市 | 梁河县 | 九寨沟县 | 三亚市 | 灌阳县 | 鄂托克前旗 | 彭州市 | 台安县 | 诸暨市 | 驻马店市 | 荔浦县 | 深水埗区 | 革吉县 | 镇巴县 | 阿克苏市 | 镇远县 | 宜君县 | 丁青县 | 兴仁县 | 孝昌县 | 大宁县 | 莎车县 | 应城市 | 沁源县 | 宁德市 | 梁平县 | 阿坝 | 大埔区 | 武川县 | 庄河市 | 图们市 | 鹰潭市 | 濉溪县 | 安新县 | 绥德县 | 天全县 | 宜章县 | 伊金霍洛旗 | 大石桥市 | 镇巴县 | 延津县 | 花莲县 | 乌兰察布市 | 罗城 | 平利县 | 慈溪市 | 咸丰县 | 泸西县 | 大英县 | 昌邑市 | 佛冈县 | 儋州市 | 常州市 | 都安 | 铜山县 | 子长县 | 宝应县 | 运城市 | 始兴县 | 沙田区 | 通辽市 | 潍坊市 | 麻城市 | 亚东县 | 盈江县 | 龙陵县 | 玛沁县 | 特克斯县 | 剑河县 | 兴文县 | 沂源县 | 灯塔市 | 晋宁县 | 桦南县 | 弥渡县 | 沾化县 | 江川县 | 容城县 | 莱西市 | 榕江县 | 商南县 | 扬中市 | 威海市 | 微山县 | 巴东县 | 绥化市 | 拜泉县 | 宝山区 | 三江 | 集安市 | 深水埗区 | 鹤峰县 | 平山县 | 济南市 | 息烽县 | 南皮县 | 福安市 | 平武县 | 湟中县 | 方山县 | 廊坊市 | 汉沽区 | 阿克陶县 | 健康 | 洪雅县 | 宁远县 | 牡丹江市 | 安国市 | 洪雅县 | 礼泉县 | 西乡县 | 安丘市 | 瑞昌市 | 绵阳市 | 乌鲁木齐县 | 灌阳县 | 合山市 | 正安县 | 黄龙县 | 黎平县 | 雷州市 | 武宁县 | 睢宁县 | 襄城县 | 成都市 | 鹤壁市 | 稷山县 | 汕头市 | 连山 | 镇赉县 | 安塞县 | 乌兰浩特市 | 陇川县 | 靖州 | 若尔盖县 | 措勤县 | 沙田区 | 大荔县 | 纳雍县 | 丰原市 | 大名县 | 海晏县 | 梁平县 | 临颍县 | 南和县 | 遂平县 | 探索 | 云霄县 | 仁布县 | 准格尔旗 | 六枝特区 | 洪洞县 | 绥化市 | 福安市 | 高邮市 | 亳州市 | 嘉定区 | 扬中市 | 抚宁县 | 二连浩特市 | 益阳市 | 黄浦区 | 荔波县 | 襄城县 | 和静县 | 光山县 | 新晃 | 黑龙江省 | 紫金县 | 阿克苏市 | 松阳县 | 三台县 | 三穗县 | 平昌县 | 墨脱县 | 旺苍县 | 邵东县 | 定南县 | 外汇 | 宁明县 | 定远县 | 新晃 | 济南市 | 河津市 | 钟祥市 | 沙河市 | 布拖县 | 灯塔市 | 卢氏县 | 防城港市 | 丹凤县 | 荃湾区 | 南投县 |